參考消息網6月9日報道 美國《時代》周刊6月16日一期(提前出版)刊發題為《一個軍人也不落下》的報道稱,鮑·伯格達爾中士獲釋回國並不僅僅是一件讓人洋洋自得的事。它還成為阿富汗戰爭終結的一個理想象徵。
  如果每個士兵都英勇作戰,就不需要贊揚勇氣了。
  早在以色列開國君主掃羅的時代,將領們就要開始面對士兵情緒崩潰和開小差的問題。傑出的軍事歷史學家約翰·基根在他的名著《戰鬥的面貌》中曾援引美國軍事當局在二戰以後的總結:“沒有‘對戰鬥習以為常’這種事情……精神創傷就和槍傷、彈片傷一樣不可避免。”一些士兵通過臨陣脫逃——以及更糟糕的叛變——來釋放壓力。
  奧巴馬引發了憤怒
  當奧巴馬總統5月31日步入白宮玫瑰園宣佈與塔利班達成一項協議,將換回在阿富汗戰爭中唯一被俘的美國士兵時,他顯然擔心美國人無法接受這一真相。鮑·伯格達爾中士的父母分立在奧巴馬兩旁,奧巴馬的語氣就像獲勝了一般。他談到父母之愛以及國家的責任,還談到伯格達爾戰友的忠誠。但是,從他的講話里絲毫聽不出伯格達爾被俘一事引起其中一些戰友的極大憤慨——這些戰友認為,伯格達爾在2009年的一個夏夜擅自離崗之時就拋棄了他們。第二天,國家安全顧問蘇珊·賴斯為這一行為又披上一件粉飾外衣,人們對伯格達爾——以及奧巴馬總統——的憤怒進一步加深。賴斯宣佈說,伯格達爾“為美國作出了光榮和傑出的貢獻”。
  就連這種熟悉的結束戰爭套路以及最後一名戰俘回國的感人場面也變了味。考慮到阿富汗和伊拉克的長期戰爭在美國國內製造的分歧和懷疑,這大概是不可避免的。但是,總統把局面搞得更糟了,他催促老大不情願的軍方以及滿腹狐疑的國會迅速通過用五名塔利班頭目交換伯格達爾的最終協議。參議院情報委員會主席、加利福尼亞州民主黨參議員黛安娜·範斯坦抱怨說被蒙在鼓裡,一位美國軍方消息人士則說,這一決定的過程最後簡化為“服從,敬禮”。
  奧巴馬接下來又犯了一個錯誤,他企圖從一堆不堪的事實中編造出一個讓人自我感覺良好的故事。之前的一周里壞消息不斷,包括退伍軍人事務部長埃里克·新關辭職。白宮迫不及待地想借這個機會彰顯總統對美國軍人的承諾之堅定。幾天之後,在玫瑰園講述的童話故事就被怒氣衝天的士兵以及奧巴馬的政敵撕成了碎片。批評人士要求知道為什麼在五年前搜索伯格達爾的行動中會有那麼多美國人喪生,以及獲釋的五名塔利班頭目今後如果重操舊業,會造成多大的破壞。
  在人們的憤怒與困惑沸騰之際,奧巴馬辯解說:“戰爭尾聲就是會發生這種事情。”他說:“每次戰爭都是如此。在某個時刻,你會確保儘力把同伴找回來。”也許他更應該說的是,伯格達爾的故事說明瞭為什麼在正式宣佈戰爭結束後很久,戰爭還在繼續耗下去。
  尋找開小差的士兵
  沒有處置妥當的事情之一就是伯格達爾本人。他身材高大,家鄉在愛達荷州景色壯麗的森瓦利。他沒有上過正規學校,教育是由父母在家完成的。伯格達爾十幾歲時愛上了摩托車和帆船。但是,他在這兩項運動中似乎都沒有取得什麼成績。後來,他試圖加入法國外籍軍團,但沒有成功,隨後便加入了美國陸軍。這些事情的發生順序說明,他想要的是冒險,而不是一場戰爭。
  但是,他最後得到的是戰爭。2009年3月,伯格達爾所在的由25個人組成的排來到了阿富汗東南部的一個哨位。這裡與巴基斯坦邊境相去不遠,生活設施非常簡陋,比堆放雜物的窩棚強不到哪兒去,裝甲車則圍繞四周提供保護。伯格達爾平時會挎著一挺機關槍巡邏,他用閑暇時間學習當地語言,有時還會大聲說起是否能穿越那些遙遠的群山到中國去。他父親對軍方調查人員說,這名年輕士兵似乎“在心理上與世隔絕”。他在還要服役好幾個月的時候就把許多行李運回家了。
  他對自己的任務很快變得不屑。曾經在伯格達爾所在班擔任班長的格雷格·萊瑟曼說,伯格達爾“平日獨來獨往,他不喜歡與別人分享太多的事情。他花很多時間讀《古蘭經》,我當時尊重他的做法。我以為他是在設法成為一名更合格的士兵,想對我們將與之合作的當地人有更多瞭解。結果他是在進行準備”。
  在6月30日午夜之後的某個時刻,伯格達爾把他平時的行頭整齊地擺放在一起,還留下一張告別便條,然後就消失了。他沒帶槍,只帶了水、一把刀、一部相機和指南針。24小時以後,美國情報人員截獲的塔利班無線電呼叫信息顯示,他們抓到了一名美國士兵。
  伯格達爾剛一獲釋,憤怒的士兵就在雜誌、電視和“臉譜”網站上講述了他被俘後的故事。每個版本的故事都有各自不同的細節,但是人們清晰地看到,駐阿富汗美國陸軍在伯格達爾失蹤後立即將任務改為尋找這位開小差的士兵。
  曾參與搜索行動的軍官內森·布拉德利·貝西亞在野獸日報網站發表了一篇掀起軒然大波的文章。他在文章中寫道:“他的失蹤導致(美軍在)整個阿富汗戰區連日展開搜索行動。”根據貝西亞等人的說法,這些任務直接導致6名軍人在戰鬥中喪生,這一數字無法得到五角大樓的證實。
  軍方官員最終得出結論:伯格達爾出於不明原因離崗,隨後落入阿富汗塔利班手中,後來塔利班將他移交給了“哈卡尼網絡”武裝組織。有關他被俘歲月的報道令人迷惑不解。有些報道稱他與抓獲他的人相處得很好,其他報道則說他曾在2010年試圖逃跑,從那以後一到晚上就被戴上手銬腳鐐。
  是什麼原因讓伯格達爾的自由在最近幾周從無關緊要的事情變為緊迫的當務之急?政府提出了一些未具體說明的緊急健康原因。但是截至6月4日,軍方沒有公佈來自接收伯格達爾的醫院的任何細節信息。無論這樣做是出於什麼原因,白宮都已經在規定程序以外運作釋放關塔那摩灣囚犯的事情了。  (原標題:美《時代》周刊:逃兵在美國被塑造成英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ggwrgdi 的頭像
pggwrgdi

組織

pggwrgd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