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24日,廣匯能源率先對外發佈非公開發行優先股預案,成為A股首家公佈優先股預案的上市公司。
  “搶跑”成功後,廣匯的方案迅速招來眾多質疑。非公開發行、浮動股息、不設置贖回條款等優先股類別設置被投資者詬病;而頂著資產規模50%上限募集資金,70%資金用於補充流動資金,也被指意在急於圈錢和緩解巨大資金敞口。
  此後,或因市場對方案預期較差,上周的連續三個交易日,公司股價大跌14.08%。
  在遭遇爭議不斷之外,公司近幾年來因轉型擴張投下的多個能源項目,也引發不小波瀾。這些項目周期長,資金耗費巨大,同時對利潤貢獻乏善可陳。有觀點認為,優先股融資成本較高,一旦未來公司業績發生變動,持續償債能力或成隱憂。
  投資者用腳投票,廣匯大跌
  作為A股首單優先股的發行主體,廣匯能源的預案一經公佈便引來眾多質疑
  4月24日晚間,廣匯能源發佈非公開發行優先股預案。公司擬發行不超過5000萬股優先股,募集資金不超過50億元,扣除發行費用後,除紅淖鐵路項目投資15億元外,剩餘募集資金將全部用於補充流動資金。
  根據預案,廣匯本次非公開發行優先股的種類為浮動股息率、非累積、非參與、不設置贖回和回售條款、不可轉換的優先股。自核准發行日起,公司將在6個月內實施首次發行,剩餘數量在24個月內發行完畢。
  實際上,廣匯能源成為優先股第一單還是讓外界頗感意外。此前,市場對於優先股的預期更多是聚焦在工、農、中、建四大行與浦發銀行這幾家銀行藍籌股的身上。廣匯能源搶得優先股頭單,可謂“半路上殺出的程咬金”。
  儘管搶跑成功,但廣匯能源的預案還是引來了諸多質疑聲。50億元的募集資金,已達到了該公司今年一季度末凈資產102.2億元的48.92%,幾乎是“頂著”50%的上限來募資;同時,募集資金中高達35億元竟然用來補充公司的流動資金。
  股吧里,投資者議論紛紛。有人稱,“浮動股息對認購者來說沒有投資回報的保障,公司沒有回購款項設置,未來如果業績不理想,就可以減少股息支付讓市場買單,這是把風險轉移給認購者。”也有人表示,“廣匯又不是四大國有銀行,優先股條件如此苛刻,哪來的底氣?”
  財經評論員皮海洲認為,廣匯的預案在一定程度上背離了市場對優先股的預期,沒有體現出對公司原股東權益的保護,而且有把優先股當成圈錢工具之嫌。
  二級市場上,廣匯的股價也遭遇“過山車”式的暴跌。4月25日,因頭頂“優先股第一股”的概念,公司股票當日開盤一度衝擊漲停板。不過,接下來的3個交易日,市場預期看空,令公司股價連跌三日。截至4月30日收盤,該股股價報收6.38元,上周累計跌幅達到14.08%。
  或許是考慮到市場和投資者的反應,優先股預案公佈一個交易日之後,公司迅速調整優先股發行預案。
  4月28日,公司發佈優先股預案修訂版。修訂方案取消了“不設置贖回”這一條款。
  巨額募資被指急於圈錢
  業內看來,廣匯此次高調發行優先股意在急於圈錢,以解公司資金缺口的燃眉之急
  廣匯能源的主營業務是天然氣、石油、煤化工和煤炭的生產和銷售,是西部地區名頭較響的民營能源巨頭。
  在廣匯本次的優先股預案中,最為外界詬病的一點是,預案中募集50億資金,其中70%用來補充流動資金,通過優先股發行以解現金之渴的“補血”意圖明顯。
  “優先股融資要承擔高股息的風險,對上市公司來說並不划算,但相對定向增發普通股周期較短,應該說廣匯力圖短期內圈錢和調整財務結構的想法很迫切。”有券商能源行業研究員對新京報記者表示,此前公司修改預案,取消不設回購的條款,很可能是考慮到市場不良情緒後做出的讓步,意在加強市場預期和方案的吸引力。
  事實上,通過發行優先股迅速補血和緩解資金缺口的原因,從公司的財務數據中也可以窺見一二。和同行業的上市公司相比,廣匯能源的償債能力和現金流水平遠遠低於行業平均值。
  廣匯能源一季報顯示,截至今年3月31日,公司資產負債率達到66.8%,已接近70%的“紅線”。同時,公司的短期借款已從32.12億元飆升至60.74億元,應付賬款高達25.26億元,刷新了上市以來的歷史新高。其他應付款也達到11.87億元,不考慮長期負債等因素,上述三項已高達97.87億元。而同期的貨幣資金、應收賬款和其他應收款等合計為51.63億元。兩者相比,公司的短期資金缺口高達46.24億元。
  有評論認為,此次廣匯增發優先股僅占原有股本1%的規模,卻讓凈資產提高了42.72%,而一旦募資順利完成,公司的資產負債率將由66.68%降低至58.37%,緩解資金壓力的同時,也會遠離觸碰債務紅線的風險。
  在另外一邊,也有機構人士認為,因為優先股股息較高,對廣匯的普通股股東而言意味著公司的實際財務杠桿提高。
  2013年廣匯能源凈利潤約為7.5億元,全年凈資產收益率僅為8.95%。如果按8%的股息率計算,50億股優先股每年支付的利息就高達4億元。
  “這意味著未來公司可能把一半凈利潤都先分給優先股股東,而優先股只有5000萬股,廣匯能源總股本則有52.2億股,一個只占1%股份的優先股卻拿走了上市公司超過50%的凈利潤。在某種程度上來講,是對普通股東的一種剝奪。”前述券商人士稱。
  “資源型項目多,資金密集的行業高負債是通病,我們目前的負債也在70%以下,公司發行優先股符合相關規定。資金缺口大、圈錢等說法並不准確。”4月30日,廣匯能源投資證券部的人士回應新京報記者稱。
  投資能源項目債務高企
  廣匯近年來投入的數個能源項目,業內擔心,如果未來項目經營不達預期,公司償債能力或堪憂
  廣匯能源近兩年的財報顯示,公司的資產負債率從2012年3月的55%附近,一路飆升,2013年9月一度接近70%的紅線,去年四季度下降至65%上下。同時,2013年公司實現營收48億元,凈利7.5億,同比下滑超20%。
  業內看來,業績不及預期,債務持續高位徘徊,與近年來公司擴張轉型所投入的數個能源項目不無關係。這其中,來自哈密煤化工項目的影響首當其衝。
  2011年9月,這個在新疆哈密投建的年產120萬噸甲醇、80萬噸二甲醚、5億立方米LNG項目就已經建成併進入試生產期。但此後的一年多時間里,當地冬季極端的低溫、戈壁灘上供電不穩定、煤含油量高導致裝置腐蝕等讓項目運行中狀況頻頻出現。
  去年4月,該項目又突發爆燃引起火災,部分造氣車間煤氣水貯槽發生燃燒,導致罐體爆裂,大量含油水泄漏溢出。突如其來的事故讓項目直到去年9月才全面恢復生產,10月下旬負荷恢復到五成左右。有券商的統計顯示,此次火災影響公司業績8億以上。在廣匯能源去年的年報中,則顯示該項目全年凈虧3.4億元,對公司業績影響不言而喻。
  在另外一邊,公司在天然氣、煤炭等板塊項目的投資上,也遭遇了原材料漲價和行業下滑的壓力。去年7月開始,由於上游氣源緊張缺口較大,中石油吐哈油田對廣匯能源在新疆鄯善地區的LNG工廠提出了原料漲價的要求,公司與當地自治區政府也被迫與中石油展開談判。
  此外,由於去年煤價大跌,開采成本高企,公司煤炭板塊的盈利狀況也受到波及。年報顯示,廣匯能源去年煤炭板塊的營業收入為15.8億元,成本則高達10億元,整體毛利率僅比上年增加了0.7個百分點。
  另據媒體報道,作為公司煤炭銷售訂單的大客戶,曾在2010年與廣匯簽訂煤炭銷售協議的甘肅大唐燃料,由於去年下半年煤價暴跌,曾經向廣匯提出降價要求,但廣匯方面並未接受。
  而在未來,公司在能源項目上的巨額投入也將持續。據中信證券的統計整理,2014年廣匯在哈密的原煤加工項目上將投入21億元,紅淖鐵路項目投資將達到45億元,其餘天然氣、煤炭板塊的投資累計將達40.75億元。
  有市場觀點認為,由於能源項目上投入資金規模過大,項目周期過長,將導致公司財務費用陡增,在一定程度上會侵蝕公司的利潤。去年年報顯示,公司2013年的財務費用達4.5億元,同比增長243%。
  “從公司本次優先股預案的發行來看,可以說是如意算盤打得很美。但從公司的基本面上看,受制於大型能源項目的巨額投入,業績能否持續盈利存在不確定性。”前述券商人士表示,由於廣匯本次優先股實現浮動股息,具體的回購時間也並未明確,一旦業績不景氣,公司可以減少股息支付,投資者的利益就會受損。
  “就優先股第一單來看,廣匯能源的方案缺乏吸引力。”財經評論員皮海洲表示,該預案存在很大不確定性和風險性,未來能否順利發行,能否得到機構投資者的認同並認購,存在一定疑問。
  □新京報記者 劉溪若 北京報道  (原標題:廣匯能源:優先股能否發行存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ggwrgdi 的頭像
pggwrgdi

組織

pggwrgd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